賣多士的士多

« toastore »

Tag: 明報周日話題

保釋是權利 非刑罰

當權掌政者繼續唯我獨尊,與香港大多數市民對抗,哪怕惹來濫捕的質疑,也以為放任警隊所謂的執法,將眼所能見的市民全數拉盡之後,便能達至他們心目中的法治。去年6 月至1 月中,與政治抗爭有關的被捕人士已逾7000 人,當中近400 人因證據不足以起訴而獲釋;逾千名受檢控人士中,大部分因控方申請押後聆訊正保釋候審,亦有為數不少保釋候審的被告,再提訊後因證據不足而已獲撤控。餘下的被捕人士則仍等待執法部門的調查結果。
執法、檢控部門以蒐證為名拖延檢控及審訊,其間要求被捕者、被告者遵守若干保釋條件,限制其人身自由,對這些清白之身是不公的懲罰。

空間政治:毋忘日常生活

安徒上月18 日從階級出發反思立法會補選結果,認為基層對民主派的支持已經大幅削弱: 「中產-基層」在主權交接前形成的跨階級聯盟向來是民主運動的基礎,但近年隨中產與基層產生矛盾而裂解,前者故步自封,面對階級差異時強調中產定位,後者則易被蛇齋餅糉收編。

填海,只不過是故技重施

不管是建制外的智庫與論者,抑或建制內的官員與土地供應專責小組,近日都頻頻開腔,以不同方式游說市民:香港一定要填海。

不願面對的土地真相:從體制的二度剝削說起

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的新作An Inconvenient Sequel: Truth to Power 剛於香港上映,在當前令人沮喪的全球政經格局中,堅持道出人們不願面對的氣候變化真相,將矛頭直指操弄權力的既得利益集團。我們早前在政府換屆之際,撰文論及香港城市的下流(見2017 年7 月2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),分析過去數年香港的荒謬現象從何而來。我們當時強調構想另類方案的重要性,若我們不去質問現象,在不公義的土地發展體制中故步自封,下流只會不斷延續,盼望社會能正視城市問題,為未來締造希望的空間。

下流城市 — — 政府帶頭 習慣荒謬

社會與空間的關係從來都是辯證的,空間既是社會的反映,也為其運作提供不可或缺的場景。一個怎樣的社會,就製造一個怎樣的空間,反之亦然。因此,認識空間問題以及構思其改造的可能性,有助我們建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。

Back to top css.php